(613) 9973 5065

《在澳大利亚买个房》 - 买房子也是一种文化行为

动物学家说人是一种高级哺乳动物,哲学家说人有抽象思维,社会学家说人能够制造工具改造社会……但现代普通人最关心的是人与人的差别和关系。


简单讲,今人与古人、老人与青年人、聪明人与愚笨人、甲地人和乙地人之间差别最大的就是文化。人类社会发展到高度文明的今天,每个人都是被文化裹得严严实实的,可以说今天的人本质上是一种披着文化外衣的动物。



今天你去什么地方?开什么车去?穿什么样的衣服或什么衣服也不穿(天体爱好者或去裸泳);再比方去吃一顿饭,其中也有邀什么样的人一同去吃? 哪个区、哪条街和哪个餐馆?中国餐、法国餐还是一顿简单的土著人烧烤?甚至一顿麦当劳都会有文化在里面起作用。此外,文化这东西作为人的包装还具有十分明显的地域性: 颈脖上套一根24K足金大项链在西北县城里令人羡慕,到了上海则被人称为“卖咸鱼的”,在伦敦就可能是“狗颈链子”……


现在是电子时代了,它有全球性、大众性、快捷性、简约性的特点。但文化这东西太复杂了,许多时候它表现出绵长的继承性和鲜明的地方个性。一个人的举手投足都和他所接触的朋友、教师、父母以及他所上的学,读的书,看的影视,他接受的信息(其中许多是当地的) 有关。



既然文化差异包裹我们的衣食住行,没有人可以例外,那么被大多数海外移民称为“人生中最大的投资行为”的房屋买卖,一定有许多文化故事好谈。


2004年时,澳洲的房地产行业中中国人不多,数量上不会超过百分之五,他们的致富手段、机会各不相同,但相同的是他们都经营房地产。


今天的中国新移民们奔赴异乡,和当年下南洋、上美国旧金山、澳洲新金山的淘金者祖先们最大的不同,除了数量(每年近五万人)和颈上没有辫子之外,每人手里多了部词典或电子快译通,但那东西只能翻译文字,不能翻译文化。了解和学习别人的文化,根据和利用依附在房屋上的文化价值,才能有效地选择优秀的房屋和快速地增加财富。



在中国或香港、台湾,普通人买一幢房一般是为了自住,找一个遮风挡雨的屋顶。在稠密的人口中挤出一块天地。当人口有可能更加稠密时,或经济景气,或通货膨涨时,这块天地就自然升值,香港曾有两年半内房价翻一番的记录。我知道一位香港老人,家中只能放下一张床,他病瘫在床上几年后,硬是“躺”成了一位百万富翁,这样例子很多。亚洲大城市来的新移民往往急于买大地皮的房屋,除了一洗过去逼窄的小房间之痛苦之外,期望地皮升值也是一个重要因素。


但问题是文化不仅有趋同性,更值的重视的是他的地域性,它们共同主宰着房屋投资市场,新移民个别人过去的经验和创见并无主导作用,更何况照搬原居住地的文化在概念上有时是很对立的。除了公寓,澳洲、美洲和亚洲的房屋很少是雷同的,(许多公寓也五花八门,笔者将在后面讲到)很难用一根尺丈量出它的价值。



澳洲的房产和欧洲、北美、南美,亚洲房子千差万别,不一而足,房屋卖买如做生意,讲货物质量等级,讲价格差额……房产呢,一定要讲文化,围绕一些影响到房产的文化,强调不动产的地域文化和购买者头脑中的中国文化之差异,如此而已。


文化的题目很大,房产文化只是作者起的一个栏目名字。在什么都讲价格,什么都商品化的今天,文化仍然是很难直接标价钱的,但房产却是一定有标价的,把文化和房产两者套在一起,虽然还是和钱脱不了干系,但算起来应该是赚文化的钱了。而且,读者如读休闲文章,心里轻松一些。